采访漫画家左手韩的时候,他刚一接起电话,就赶忙说:“对不起啊,最近太忙了,除了睡觉就是在画画,人都挪不开凳子,我一礼拜都没出门了。” 左手韩在没日没夜地创作他的系列幽默条漫。 2016年底短短一个月,左手韩创作的《是谁抢走我的麦克风》、《剪发可以 但别要命》等幽默条漫在网上突然爆红,独树一帜的黑白写实画风,脑洞清奇、活灵活现的人物形态表情,加上完全无厘头的笑点,迅速吸引了大量关注。左手韩马不停蹄地继续推出《搓澡》、《熊孩子》系列条漫,更是把他的无厘头笑点发挥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围观的网友们都给出了完全一致的评价:一长串儿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早在左手韩幽默条漫走红之前,他的严肃漫画作品《老马》就已夺得多项国际大奖,包括“悟空杯”中日漫画大赛金奖,以及2017年第10届日本国际漫画赏的优秀奖。只不过那个时候,他的作品还不为人知,包括他一波三折的漫画之路。

和很多爱好漫画的人一样,左手韩的漫画启蒙来的很早,还在幼儿园时期,他就喜欢捧着本漫画书看。接触到日漫,则是在国内漫画杂志《画王》上面。这本1993年面世的杂志,堪称“中国漫画产业启蒙”,当时与日本几乎同步连载《龙珠》,每期销量高达80万。

“我在上面看了很多日本名家作品,比如《龙珠》、《灌篮高手》、《乱马》等,”左手韩说。漫画里的多分镜叙事深深迷住了这个男孩,《灌篮高手》作者井上雄彦也成为了他日后创作道路上的激励。

左手韩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学画,一路走来,高考时自然而选择了美院,但由于英语差三分,他和理想大学失之交臂。在家人鼓励下他选择了再来一年,第二年,终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天津美院。大学四年里,左手韩画了上千张漫画,改编自复读经历的漫画《那一年》也赢得了多个漫画大奖,还在杂志上连载了足球漫画。毕业前他签好了漫画杂志社,一切顺风顺水,他意气风发。

可现实残酷的反转,来得让人措手不及。签的杂志社突然倒闭,而他为了进杂志社已经错过了校招机会。无奈之下,左手韩选择去北京的美术考前班代课打工,后来转去游戏公司画原画,一边工作,一边挤时间继续画画。

那时候左手韩创作了一部近百页的严肃作品《老马》,讲述底层拾荒者的故事。他带着这部《老马》去找出版社,但听到他只有4500个粉丝,社长立马拒绝:“粉丝基础太少,没办法帮你出。” 出版作品的机会甚是渺茫,去找门户网站编辑做连载,左手韩也接二连三吃闭门羹。

头一次,左手韩开始怀疑自己,“那时候总是碰壁,挺悲观的”。

转机也在这时候来了。国漫市场上,作为异军突起的条漫一直占据着很大市场,条漫阅读时间短,娱乐效果强,受众广。走幽默风的左手韩条漫系列,能在较短篇幅中不断反转再反转。更重要的是,左手韩的写实画风独树一帜,扎实的绘画功底让画面和剧情完美配合,两者之间甚至碰撞出了令人捧腹的笑点。

彼时不被他人所看好的画风,当下却成了自己赢得受众喜欢的利器。左手韩粉丝数也一路飙涨,从4500变成了50多万。“其实也没觉得自己很红”,左手韩笑笑说,“不过我觉得这次确实是终于找对路子了。”

红了之后,压力也随之而来,幽默也是需要功夫的,“逗人高兴不容易,把表情画的活灵活现也不容易。”左手韩像个极其苛刻的导演,来回改着人物表情,一张图改个七八遍是常有的事。《没有美颜就没有伤害》这部作品,画到一半,他一度自我怀疑,把作品扔进了垃圾桶,不过最后还是坚持完成了,“填写完对白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正如左手韩自己说的,他是一个很轴的人,他说漫画作者就要有不服输的心。即使漫画市场彩漫当红、腐文化流行,他也还是不甘心放弃自己的画风,决定再坚持看看,而恰恰也是这样的坚持,让他等到了读者的喜欢。

左手韩说做漫画需要两颗心,一颗是“童心”,相信漫画的美好之处,更能通过漫画发掘时间的美好,另一颗是“恒心”,因为漫画相较之其他专业还是偏冷门,得承受生活压力,得不浮躁静得下心。即使在网上红了,他现在对自己的定位也只是“漫画人”,而不是“漫画家”,他也在期待自己未来能拿出更有分量的作品。“今年马上就会出版之前创作的《老马》,挺高兴的,”左手韩说,“不过现在还是要更努力,希望会有更多人喜欢。”

下面请欣赏,由左手韩带来的励志漫画《星迷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