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所有的道别都能如我们所想,充满着仪式感,有起承转合的剧本,最后珍而重之地道别。

有时,道别是没有剧本的。有读者说,没有预料到的最后一面,有时反而比十里相送的诀别更让人印象深刻。

你经历过哪些没有预料到的最后一面?背后有什么故事?


电影《窗外》剧照

@禾口三金鑫

两天前一号线四惠东转八通线,两班地铁。我们对视了那么多次,最近的时候我们碰到了对方,我想我不应该下车,记得我下车的时候你隔着窗户也在看我… 在同样的时间段照片里的位置我去等过你, 原谅我偷拍了你却没来得及留下联系方式,要是你能看到,那也真是奇迹。

@匿名用户

十五年前一个早晨,下楼去上学的时候瞥到楼下正在剥豆子的妈妈,旁边放着一个橙红色小菜篓,在五月明媚的阳光下非常耀眼,放学后满屋子的叫妈妈找她,没有呼应没有回答。在我去上学后她就自杀了,我的心从此荒芜了。

@昙海

都说自己视角的最后一面,我也来说说我奶奶印象中,对我的最后一面吧。

她印象里,她孙子我的最后一面,应该是2014年春节,我剥了螃蟹喂到她嘴里,她笑着说,小时候没白疼我。再过一年春节,我再回家时,她已经认不出我了,我这才知道,在这一年里,奶奶开始脑萎缩,近二十年的人和事都不记得了。别人告诉她,我就是她的长孙,她反而骂别人糊涂。

她说,她的孙子还给她剥了螃蟹,她怎么会不记得?那一天晚上,九点多,奶奶又问我是哪里来的客人,天这么晚了,要不要在家里住一晚。旁边的人都当作看趣事一样旁观,但我真的笑不出来。永远没有料到,2014年春节,就是奶奶记忆里,对我的最后一面。

奶奶依旧身体健康,但从那之后,我仍然年年回家。但在她看来,她的孙子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北海道

跟他见最后一面是在学校食堂,高中毕业前,他喊住我:“同学,你的书掉了。”我假装非常冷漠地回头,接过,说谢谢,然后装作和平时没两样地走了。

他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别人说他坏话,我告诉他了。不料说坏话的那个人跑去和他哭诉,说我挑拨关系。第二天,我去他家,他没放我进去。隔着铁栏杆们,他说我们以后不要再做朋友了,我不信任你的人品。食堂最后一面,后来听说他去了新加坡,又去了硅谷工作。

说他坏话的那个人,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一度不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高中有时坐黑车回县里,司机会挨个地方把乘客放下。他是第一个下车的,借着路灯,我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是他。那是我见他最后一面。

后来我加了他微信,跟他认真地道歉,说我不应该多此一举。他跟我道歉,说他当时的处理方式不诚实也不成熟。我们算是和解了。

只是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了。

@瓶覗

大三的五月在学校得知哥哥抑郁症自杀的消息,一周之后才找到遗体但也没来得及告别,回忆起来“最后一面”在前一年的冬天,那时他的病大概已经比较严重了,所有人大概都觉得他是个另类,无法沟通,失望透顶……

可是我还能跟他交流,理解他的想法,却幼稚的认为事情不会太糟糕,可从未想到那一年的转身就是永别。

@傅凯

初三年,学校把我们送到一个部队里军训了半个月。睡我下铺的是个很阳光的男生,有很多女生喜欢他,但他始终都没有谈过恋爱。

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操场上吹风聊天,他突然跟我说,他喜欢这次带队军训的一名女老师,是那种疯狂的迷恋。那名女老师和我的班主任被大家传说是一对,而我的班主任,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他让我明白了自己的性取向。当晚我们两个同病相怜,偷买了啤酒,喝醉了抱头大哭。隔天篮球赛,班主任在场上挥汗如雨,女老师在场下给他送毛巾,我和我下铺的男生如丧考妣地坐在观众席上,笑不出来。

只不过,那一次军训结束后,我们好像又回到了陌生人的状态,仿佛军训时间互相敞开心扉的那些对话,是发生在平行时空里的事。最后一次见面,是毕业时,我们班和他们班因为踢足球打架。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假装没看到对方,然后转身朝别人挥拳头。

挺想知道他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

@况妹儿

那天他叫我出去吃饭,点了我最爱的干锅虾,还是像往常一样他剥皮,我吃,最后他叫服务员又加了一份虾,我傻傻的把两份虾全吃完。然后我们就没有再见面,这辈子也不会再见面,虾也成了这辈子都不愿去触碰的东西!

@NOZOMI

一个1949生的外教,暑假里想写信告诉他,因为有他的鼓励,我有了很大的进步,期待他开学依然教我。开学后的某个中午,一学姐有事来宿舍,无意间说到外教,她说,“你不知道嘛,外教回国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浅笑者

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多天的时候,初春还有点冷,某周六下午课毕,结束了一周的紧绷可以短暂休息,从教室出来在楼梯口碰见了隔壁班的同学,体育生,足球运动员,文化课成绩也不错,目标是北体,因为都是球迷,所以有时候碰到了会聊聊联赛、俱乐部来转移压力。

他是很阳光的男孩,下楼的时候遇到,彼此打个招呼,“周末愉快”、“恭喜恭喜”、“明天晚自习历史考试加油加油!”他整个人罩在夕阳里。回到家中,晚饭时间,新闻联播里主播喋喋不休,拿起手机,却意外在班级群里看到消息,少年晚饭后和朋友骑车出去踢球,路遇面包车逆行,司机肇事逃逸,同行四人重伤,少年当场不治而亡。

不敢相信三个多小时前还鲜活打招呼的人,转眼就没了,让人措手不及。如今毕业大学毕业也已两年,今天看到这个题目偶然又想起他,仍是有惋惜。

@Elley Li

在我爸爸去世头七的晚上,不想呆家,叫了个朋友吃饭。当晚聊得很晚,没有哭。他聊到今生无憾,除了没有自己小孩,他未婚。聊到他想去台湾玩。午夜过后各自回家。第二天想想,可陪他或说自己想去台湾散散心,给他发了邮件,未回,也没在意。周一共同朋友打电话问我,最近有没有和他联系。

随口答道,上星期六才一起吃饭。接下来她的话让我泪崩。她说他昨晚没先兆走了。洗了一些他电邮给我的旅游照,怀着内疚伤悲,带着去了台湾旅行。开始问自己,如果我也今天走,我今生无悔吗?终于移了民,由会计转做艺术家。

@Lee

四年前,闺蜜聚会之后,再也没了她的音信,手机号换掉了,微信不再回复,没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怪我们不够关心,可我们真的好想你,知道你已经回国了,如果确实不想再见旧友,也希望你平安喜乐的生活,PYJ。

@八佰伴

我奶奶,从小把我带大,小学六年级一天放学回家,没带月票(对,那会还用月票),跟同学借了一元钱坐公交车(只有两站,其实可以走回去的),在公交车站马路对面看见了奶奶,其实当时喊她一下,然后可以让奶奶骑三轮车带我回家的,也能去我家顺便吃个晚饭。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没喊她,自己回家了。三天之后,我爸接到我爷爷的电话说我奶奶睡午觉睡了5、6个小时还没醒,之后送去了医院,再也没有出来。我现在都还会后悔,那就是最后一面,这件事也从来不敢和父母提起。

@种一颗竹子

有个又高又壮的男同学找我们借眼药水,说眼睛疼。第二天,他没来。两个月后,听说他因为脑袋里长了恶性肿瘤去世了。

@诗韵韵Rhyme

堂哥有精神病,那天他拿着旧MP3跟我和哥哥说里边的歌太少了,下次回家给他带张内存卡,多下载点歌在里边。这是最后一面,很轻松却有所欠缺的最后一面。 半个月之后我在县里上学,家里来电话,说堂哥觉得病着很难受,自己把一瓶药吃完,躺在看电视的父亲身旁睡着,再也没有醒来。

@高夷

在她在一起四年,毕业那年一起回到家乡生活,她在酒吧被别人云里雾里地拖去开房,还录了视频。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和她提出订婚的要求。她不同意,说什么也不和我见面了。最后一次见面是新年,在KTV的大堂,她和家人,我和朋友,她朝我笑了一下。

哦,这么说不太准确,最后一面是今年二月十四,情人节,我梦到她了。那天从朋友处得知,她出国了。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了。

@津津美代子

高中时,我是学校有名的丑女孩。我眼睛很小,有些三角眼,头发自然卷得厉害,妈妈反对我化妆、拉直头发,一天到晚只许我穿校服。

班上有一个男生,不高,听他和同学聊天得知,他家里有一柜子的白衬衫。他的文章写得很好,对人非常和善,我好几次忍不住偷偷跟他放学回家,或者故意跟他买一样的东西、找他问问题,他都会很耐心地回答我。我趁课间操在他书包里塞了一封情书,被他同桌看见,给传开了。班上的男生鲜少跟我有交集,就天天嘲笑他,这种嘲笑一直到高中毕业才结束。后来我们就慢慢地不说话了。

本来以为高中毕业散伙饭就是最后一面,但去年过年回家,曾经在街道上,看到他和另一个女生牵手站在水果摊前挑水果,气质、样貌和当年一模一样。对我而言,这算是一种释怀,也算是一种额外的惊喜了吧。

@SonicMonster

有一年我爸妈突然调到北京,大概要呆两三年。让我一个人住上一段时间,他们想对策。那阵子市里治安不太好,四个关系相对不错的朋友听到了,自告奋勇地结伴到我家来,一起吃饭、写作业,周末时会睡在我家。由此,我们五个人,三男两女,成为了班级里的小团体。我家成为了小团体的据点。

有一个男生叫林,在家乡读大学,而我在北京。大二那年,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在北京,要见一面。我们去一家广东菜吃饭,他跟我说他要出国了,我问他去干嘛,他说去走亲戚,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读书的机会。我也没多想。然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五人小团体也因此散了。

后来在市里面碰到他的亲戚,才知道他那时得了很严重的病,只能到国外碰碰运气。几次治疗下来,肌肉萎缩得厉害,头发也都掉光了,他不准家里人透露他的任何近况,也不与我们联系。只记得在茶餐厅里,他笑着跟我说,以后来美国我罩你。我在回学校的的士上还狠狠地羡慕了他一把。

希望他好。

还想和你聊:说一次记忆中,目送别人走远的经历,和背后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