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摇滚小天后艾薇儿自2013年罹患“莱姆病”(Lyme disease),便开始一段漫长的沉寂期。直到2015年她才重新回到大众视线,坦言自己过往两年都在与疾病抗争。

今年久违的她在音乐上的动态频频。首先受邀与日本新生代摇滚乐队ONE OK ROCK合作一首《Listen》,继而是接受美国Billboard采访,兴奋透露出:
“2017年将会诞生个人第六张录音室专辑”!

艾薇儿xONE OK ROCK
艾薇儿xONE OK ROCK

2002年,当时年仅17岁的她凭借首张专辑《Let Go》,在全球狂揽一千五百万销量,掀起了现象级的“艾薇儿热”,无论纽约还是东京,街头巷尾一夜冒出众多长直发、穿滑板裤、涂黑指甲的“艾薇儿们”,有些模仿者还与艾薇儿本尊“真假难分”。

首张专辑《Let Go》
首张专辑《Let Go》

后来2007年婚后的艾薇儿推出“洗粉”专辑《The Best Damn Thing》,国外开始出现阴谋论者,认为“真正的艾薇儿早就在2003年去世了”、“这个画风突变的金发芭比娃娃是一名叫做“Melissa”的美国女孩假扮艾薇儿”。
之后“艾薇儿已死”阴谋论此起彼伏,直到最近又再次引爆国外舆论。


推特名为@Givenchyass博主,接连发了许多推文,证明如今艾薇儿其实是Melissa顶包代替。

这名博主认为真正艾薇儿无法适应突然爆红的生活,加之爷爷的离世对她造成沉重打击,当时17岁的她在录第二张专辑《Under My Skin》过程中,情绪频频失控,伤心欲绝的她后来在2003年年底选择了自杀。
“无良”唱片公司为了继续靠她的头衔赚钱便选择用Melissa顶包。这名Melissa原本是游荡在洛杉矶街头的美国女孩。
一次偶遇,艾薇儿看见她与自己长得非常神似,双方成为好朋友。后来艾薇儿还带她回录音室,教她唱歌。

口说无凭,接下来是这名博主提供的“证据”,头头是道地论证自己的观点:


首先是脸型对照。左边是艾薇儿本尊,右边是Melissa

再来一波脸容变化的纵向对照

继而是胎记。左边是Melissa,右边是艾薇儿本尊

如果说上述外形变化是牵强,所谓“女大十八变”。那么接下来这名助攻的论证确实让人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有人指出在前两张专辑里面,当艾薇儿发“Out”与“About”的时候,带有非常明显的加拿大口音。
接下来无论是专辑里面,还是采访、日常谈话当中,短短数年之间,艾薇儿的加拿大口音不复存在。
因为替身Melissa是地道美国人,不可能会有加拿大口音。
大家可以听听《Freak Out》与《Girlfriend》里面的对比。

口音这东西不像外型那样能够随心所欲地改变,于是受此影响这段时间只要艾薇儿发布动态,就会有人评论“你好Melissa”。
前几天艾薇儿发了推特,写了个“Wahoo”的感叹词,就被挑刺:
“真正的艾薇儿是不会说‘Wahoo’”

艾薇儿转型之象征

当年16岁加拿大女孩艾薇儿“美漂”到纽约磨练自己创作,后来顺应美国“Teen-pop”浪潮,被众人托举成为头号偶像。
与当时流行的美国甜心娃娃不一样,长直发、左手刷睫毛、右手刷吉他的她天不怕、地不怕,身上是音乐工业化与摇滚商业化的极好融合,一出道就被定位为“流行偶像”,用摇滚、朋克等元素吸引青少年眼球。所有人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这女孩很酷”。


她拥有清澈、高亢的美好声线,词曲创作样样精通,懂得如何用强大流行的旋律与简单和弦去俘虏耳朵,加之本人充满活力与爆发能量的形象,她让流行不流俗,摇滚更易被青少年接受,于是她活成了一个时代的青春模样。

艾薇儿凭借《Let Go》、《Under My Skin》这两张专辑以绝对不媚俗态度,却获得全球范围的簇拥与追捧。单看销量,这两张专辑各自都有上千万的好成绩。

《Under My Skin》
《Under My Skin》

而2007年宣告这名千禧年酷女孩的妥协与投降。软绵感在她的音乐中成为主导,而之前那位刚强潇洒的滑板女孩似乎早已不见踪迹。
《The Best Damn Thing》横空出世,把众多死忠粉虐了个遍。不过数年之间,她从加拿大摇滚小天后摇身成为众人口中的美国甜心。也难怪会有乐迷接受不了,黑化成阴谋论者,宁愿虚构“艾薇儿已死”的假象来安抚自己。
因为艾薇儿无论是声线、唱法、编曲、外型都变化得令人惊讶,不免疑问:
“这些年她都经历什么?”

2007年前后是欧美乐坛新星辈出的年份。

首先是摇滚方面,Paramore凶猛来袭,年轻女主唱Hayley用更直接的Emo-Punk撼动了艾薇儿在“酷”方面的担当;

流行方面新生代五大小天后逐渐成为气候,霉霉Taylor Swift凭借首张专辑打响自己知名度,从此专辑销量惊为天人,每年拿奖拿到手软;水果姐Katy Perry《Ur So Gay》成名;Lady Gaga在2008年发布《The Fame》,成为惊世骇俗的现象级歌手;山东大姐Rihanna风头越来越猛,在2008年更获得格莱美青睐;英伦大地上Adele发布首张专辑《19》,不单获得水星奖提名,还在全球获得900万销量。

艾薇儿在期间略显“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处境,而这这张充满快消社会痕迹,想要作为“自我转型”的专辑,较之前两张专辑,销量滑落到几百万。
因歌词容易洗脑,旋律简单直接,给予人非常爽快的听觉,这张“洗粉”的专辑在国内却是知名度甚高的专辑,成为了众多选秀节目的热门翻唱歌单,此时艾薇儿的形象也被这些选秀歌手竞相模仿。

如果没有前两张那位酷女孩的铺垫,或许没有这么多人去挑刺转型后的艾薇儿。毕竟从流行影响范围来说,《The Best Damn Thing》算是优秀的流行专辑。
从此这位从滑板下来、穿上蓬蓬裙的女孩,离“艾薇儿”路子越来越偏,朝着“Melissa”路线越走越远。

《Goodbye Lullaby》
《Goodbye Lullaby》

无论是第四张专辑《Goodbye Lullaby》抑或第五张同名专辑,人们似乎对于一名酷女孩的成长与成熟过于苛刻,认为“这女孩不酷了”。
但她少理这些流言蜚语,她认为自己所处的状态就是最舒服的姿态,她参与多部电影配乐与配音,创办了自己的时尚品牌,更加热心在公益上,开设了公益基金会。
这女孩长大了依然还是很酷,不是外表,而是转为内心。

 

有艾薇儿存在,就会有青春

尽管《The Best Damn Thing》虐了死忠粉一遍,但这张专辑三首歌曲《Innocence》、《When you’re gone》、《Keep Holding On》依然可以听到艾薇儿从未改变的细腻声线与情感。她在这个光怪陆离、竞争血腥的流行乐坛中,依然在内心深处保持一块地方,栖息自己的纯粹。

艾薇儿是国内众多人欧美乐坛的入门歌手,谁没有试过在她的音乐中划上自己成长的痕迹呢?
《Sk8er Boi》跳跃那般随性洒脱、《My World》回忆成长的美好纯粹、《Tomorrow》安抚对未知的恐惧与充满期待、《I’m with you》依恋柔光之爱;
《Don’t tell me》捍卫女性自我尊严与把握主动权、《My Happy Ending》潇洒失恋过后的阴霾、《Nobody’s Home》找寻让心灵的归属之地。


她的成长轨迹与我们非常相似,打开了我们想要尝试叛逆的出口。
众多人的青春回忆里面都有一个叛逆的女孩,叫做“艾薇儿”。
这个拥有无穷爆发力的女孩17岁就一手包办了作曲作词与专辑设计,而后经历年少成名,她化标志性的烟熏妆、踏马丁靴、涂黑指甲,面对爱情与人生有着自己独特看法。
美与酷、强悍与冷峻,在她身上完美成立。她的成熟与改变,让她全身每个细胞都无比舒展,让她迫不及待去尝试与挑战生命中各种新鲜的事情。


“我讨厌人家说我是朋克、或是将我贴上任何标签。因为我真的不是,也从来没有想要当朋克。”
这是2004年二十岁的她对媒体说的一句话,她不会被任何标签所束缚,也不会一直都在原地玩滑板与把自己硬装得很酷。
“艾薇儿已死”不过是很多她很多死忠粉“爱星心切”的体现。今年恰逢她首本名曲《Complicated》发行十五周年,里面有句歌词非常适合回应这些阴谋论者:
“Why you have to go and make things so complicated?”
言下之意就是:为什么你们总是要搞事情?

她曾经用音乐给过我们震撼、愉悦与成长,让每个年轻人都要顽强地面对世界、强调自己个性,这样事到如今我们还能向她要求什么呢?
正因如此,她每一出现肯定一呼百应,她就是我们的青春与成长,而没有人会讨厌青春。

Can’t you see that you lie to yourself
You can’t see the world through a mirror
It wont be too late when the smoke clears
难道你还在自欺欺人吗?
你无法见到这现实的世界
勇敢接受这真实的世界还不算太晚
《Too much to ask》

2017年艾薇儿出道十五周年,她即将会推出第六张专辑。这张专辑将会有“爱”的主题,也有关于这几年发生她身上的生活经历,她想要借此“回到自己的根源”。
“我的歌迷会跟我一起长大、一起改变,我也要继续为许多人创作歌曲。”
从《Let Go》到《Avril Lavigne》,艾薇儿的专辑就是她成长轨迹,而成长是对错之分。
听着艾薇儿音乐度过青春的你,是否也有相应的成长呢?

扩展阅读:艾薇儿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