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纪信(Shinoyama Kishin),1940年出生于东京新宿,1958年毕业于日本大学摄影系。

筱山纪信:“我还有能量继续拍摄”

在大学学习摄影期间,他就已经是一个为摄影界关注的富于创意的年轻摄影家。筱山于1966年获得日本摄影评论家协会新人奖。

1976年,他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了个展《家》。1981年,他出版了《筱山纪信──丝绸之路》8卷本摄影集。1987年,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了《筱山宽幅东京》展。1991年,他在东京举办个展《新宿》。

筱山纪信是日本为数极少的几个与平面传播媒介紧密合作的高产摄影家之一,已经出版有各种摄影书籍与作品集上百册,其中包括在日本社会各个阶层引起巨大反响的《晴天》及《圣塔菲.宫泽理惠》等。

筱山纪信在日本摄影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和当时的一些日本摄影家一起,重新定义“写真”,并且将影响波及海外。

1975年,35岁的筱山就开始以裸女及性感女郎作拍摄对象,对当时尚属保守年代的日本社会引起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他于1997年出版的写真集《少女馆》,已经成为写真界经典力作。参与拍摄的少女模特很多在日后也都红极一时,她们是:吉野纱香、栗山千明、水谷妃里、铃木纱绫香、浜丘麻矢、安藤希、小仓星罗、安藤圣等等。

后来则以宫泽理惠、樋口可南子的拍摄影响最大,后者被认为是日本人体摄影暴露尺寸最为开放的始作俑者。其作品风格多元,在引介传统文艺上也不遗余力。筱山的作品曾于法国蓬皮杜中心、阿姆斯特丹及洛杉矶等地展出。前些年在台湾北美馆展出了约70件作品,囊括日本偶像明星、歌舞妓、相扑选手、典礼仪式、自然风情等主题,呈现人物、光影及艺术之美。

曾经为大家介绍过筱山纪信的著名写真作品《少女馆》、《樋口可南子》、《宝生舞》、《神话少女 栗山千明》、《圣塔菲.宫泽理惠》、《荻野目庆子Accidents Series Ⅱ》、《FRIDAY SPECIAL》、《隠花な被写体》因其青春又性感的模特、日本风味十足的场景、漂亮的光影而深受欢迎。

附上最喜欢的一本筱山的写真






















img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2680″ src=”http://walk.so/wp-content/uploads/2017/09/p8204418.jpg” alt=”” width=”600″ height=”863″ />
















<



















宝生舞,1977年出生于大阪,主演过日剧《庶务二课》,电影《天堂的金币》、《阴阳师》、《富江》等,被筱山纪信喻为“日本最美丽少女”。此本写真集拍摄于宝生舞的少女时期。


《摄影之友》对筱山纪信的采访:

事实上,筱山纪信的创作十分多元:拍过人体写真;拍过偶像明星、作家;拍过东京街头;也拍过黑道组织。这位出版了上百册作品集的高产摄影家,以他独特的 “筱山视角”,忠实记录了日本社会的特定文化象征和行为;呈现了人物、光影以及艺术之美。年过古稀的他仍在创作新的项目,依然认为最让人期待的是下一次拍摄。他说照片是记录一个时代的,即使在不景气的年代,也总有不同的事会发生,他坚信自己有能量继续拍摄。

关于坂东玉三郎:

1.歌舞伎相当于日本国粹,著名的歌舞伎演员并不少,您当初是如何选择坂东玉三郎作为创作对象的?

筱山纪信:开始我对歌舞伎并不了解,也曾拍过其他演员,却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歌舞伎是以家族世代相传的形式来延续的,而坂东玉三郎并非家族传承,他是个天才,对自己的要求相当严格,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男旦一号。我从他20岁起就开始拍摄,现在他已经61岁了。 可以说,在拍摄伊始,我们就互相对上了眼,虽然他喜欢的是男性,但我们只是拍摄关系啦。他的身上仿佛有一种闪光,我被他独特的气质吸引,才有了这段长达 40年的拍摄合作。

2.本次展出的作品都是坂东玉三郎身着戏服的剧照,为何采取这样一种摆拍的形式?

筱山纪信:我也拍过他在舞台上的演出,这需要根据剧情来抓拍,另外必须事先经过演出方的批准,我不喜欢那些麻烦的手续,因此将他邀请到影棚来拍摄。这次展览的作品都是在影棚内用8*10 大画幅相机拍摄的定妆照,他的化妆速度很快,我的拍摄速度也很快。用宝丽莱相纸试拍过后,每套服装大约拍摄3张底片即可。用这样一种形式来拍摄,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推广摄影展。(注:本次展览作品采用了富士最新的相纸和水晶冲印技术,衣服上的细节都能够看得很逼真。)

关于人体摄影创作:

3.在中国,您为人熟知并且被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大量的女性写真和人体作品,您自己如何看待“人体摄影师”或是 “情色大师”这类称呼?

筱山纪信:我觉得这类称呼完全没问题,看看这次展出的坂东玉三郎,每一张照片都很性感啊。

4.您曾因在公开场合拍摄裸照被判公然猥亵罪,想听听您自己对此的看法。

筱山纪信:让女模特在东京街头裸体拍摄,这对于熟悉东京的人来说是无疑是一番异样的景色。非常规状态是一种多元化的表达,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看待这个我从小生活的城市、街道。这也是一种让人觉醒的表现形式,没有哪个国家对表现自由能够完全放开。其实我很早就开始拍摄这些,警察已经来得太晚。时代越没活力,对这类作品的审查就越严格。

关于传统与数码时代的摄影创作:

5.从影50余载,您也经历了从传统摄影到数码摄影的时代转变,这对于您的创作是否有影响?

筱山纪信:现在还只用胶片的摄影师已经赶不上时代啦,数码很棒啊。比如我拍摄女明星,可以拍完立即给她看,这也有利于培养她在拍摄时的情绪嘛。当然,也得像我这样技术不错才行。如果你拍的很烂,可能就会影响拍摄情绪了。

6.用数码拍摄后,您会使用PS吗?

筱山纪信:我不喜欢后期,尽量少修片,这会破坏作品的自然性。

7.您是否还在新的摄影探索呢?

筱山纪信:目前我正在进行一个新的拍摄项目,名为“Before,After”,是在一个相框中呈现两张有时间间隔的作品,以此来表达人类不知道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在海啸地震后我去过灾区,我的新书拍摄的就是地震后的灾区。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这是自然被毁坏后对环境的重新塑造,我将此记录了下来。

8.您怎么看待摄影中的“真实记录”与“虚构创造”?

筱山纪信:对我而言,真实与虚构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无论拍摄什么,只需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就可以了。

9.对于杂志的委托拍摄和自由创作,两者是否有矛盾?您如何来权衡?

筱山纪信:作为职业摄影家,必须要满足客户要求,同时也得考虑读者需求。我拍摄的那些明星中,有事务所的委托拍摄,也有主动去联系我自己喜欢的明星,比如宝生舞。我也曾应三岛由纪夫之邀去为他拍摄。但他对拍摄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我并不十分喜欢这种实现安排好的摆拍,尽管我们的拍摄过程还是很有趣的。我会通过出写真集、办摄影展来进行更多的自由创作。

10.您认为年轻摄影师对大师风格的模仿是否是一种可取的学习形式?对于他们树立自己的风格您有好的建议吗?

筱山纪信:模仿没有什么不好的,我看过不少年轻摄影师的画册,有时我还会模仿他们呢。我的生活工作经历成就了现在的我。通过生活的积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风格。

展览现场照片:

筱山纪信展示他拍摄震后日本的最新作品:

扩展阅读:筱山纪信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