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音乐人与电影导演的黄金搭档,很多人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宫崎骏和久石让。其实,大家何必舍近求远,把眼光放到我们中国,音乐大师黄霑为徐克打造的电影音乐,水平之高,也足以令人叹服。

01.《上海之夜》


徐黄缘起,始于1984年的《上海之夜》,这是徐克电影工作室的开山之作。

当时,能写、能唱又会导演的鬼才黄霑,早已名震香江,一曲《狮子山下》街知巷闻.徐克本人非常喜欢他为电影《旧梦不须记》创作的同名主题曲。

《旧梦不须记》是粤语中民族古典乐器与现代乐器结合的典范,而歌词以豁达的态度看待过去的恋情与未来的缘分,非常治愈。所以一经发布就大火,拿下当时的商台榜单九周冠军。

于是,徐克就请来黄霑为《上海之夜》创作,黄霑给了十二个主题旋律让徐克挑:先弹《秋的怀念》,再弹《夜来香》,虽然没去过上海,但黄霑却深知那个时代的旋律是怎样的。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气韵,就这么在他手上蕴出来,因此有了叶倩文演唱的《晚风》。

02.《刀马旦》


1986年,徐克的又一部电影《刀马旦》,描绘动荡时代下的儿女情,又请来黄霑作一曲《又是戏一场》,将音乐、戏曲与大时代完美交融,堪称佳作。

03.《英雄本色》


香港黑帮电影的代表作《英雄本色》,周润发帅气的小马哥形象,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徐克担任参演了《英雄本色》,并担任《英雄本色2》的制片)。黄霑为前两部《英雄本色》写的《当年情》和《奔向未来的日子》,全部由张国荣演唱,在当时的斩获不少音乐奖项,风靡至今。

《当年情》这首歌是黄霑为纪念他和吴宇森之间的友情,免费给电影配的主题曲。放到影片里,恰如其分地体现出三位男主人公的兄弟义气和手足之情。随着一阵略显苍凉的口琴声飘过,张国荣倾诉一般的歌声坚定地缓缓飘出,让人体会到一份温暖与感动交织的内心交集。

在《英雄本色2》中,《奔向未来日子》也是影片的催泪利器。片中最感人的一幕,莫过于小马哥开车载着中枪的杰仔去医院时的场景,歌声响起,爱情、亲情、兄弟情,千愁万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04.《倩女幽魂》


1987年,徐克担任制片、程小东担任导演,拍出了20年后仍然令无数人难以忘怀的经典大作《倩女幽魂》。由于一开始,程小东已经为电影找好了写歌的人,所以并没有打算找黄霑做配乐。


但黄霑也是个影迷 乐痴,当年看过李翰祥的《倩女幽魂》,便被里面的音乐所打动,立誓要做出这样的好音乐。于是,他缠了徐克好几回,一定要为《倩女幽魂》写歌。后来,程小东找的人写出来的歌,徐克怎么听都不太满意,又把黄霑找来,黄霑完全不在乎有没有钱,挥挥洒洒写了一堆的歌:《道》、《人生路》、《人间道》、《倩女幽魂》、《黎明不要来》……如此诚心,自然音乐和电影一样,都成了传奇。

05.《笑傲江湖》


不过,虽然徐克和黄霑经过好几回合作,已经成为至交好友,“徐老怪”却并没有放松对黄霑的要求。每一段音乐对追求精益求精,甚至不惜打回重做,让黄霑对他又爱又恨。

1990年,徐克邀黄霑为《笑傲江湖》谱曲,一共把黄霑的稿子退回六次之多。黄霑又是翻书,又是苦思冥想:究竟怎样写一首讲三个高手一起,其中老的两个金盆洗手的曲子。

后来,他思索出两个可能。一个是难到全世界没人懂得弹奏的,只他们三个高手懂得;一个是简单得像儿歌那样,但没有那技术就弹得不好。

可是,难与易之间如何取舍?黄霑为此想了很长时间。有一夜,看了黄友棣教授的《中国音乐史》,内有引述《宋书.乐志》的四个字,说“大乐必易” ——伟大的音乐必定是容易的。

黄霑突然醒悟过来:最容易的就是中国音乐的五声音阶,即“宫商角徵羽”。于是黄霑便反其道而行,“羽徵角商宫”,用钢琴一弹——哇,好好听! 那音阶存在了千百年,从没有人想过这样子可以做旋律。

黄霑写了三句旋律,填了词,告诉徐克:“这是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然后传真给他:“要便要,你不要,请另聘高明。”徐克听完这首歌,喜欢得要命。

果然啊,这首《沧海一声笑》,后来成为了黄霑写给徐克的电影配乐里,影响最大的一首。

06.《黄飞鸿》


黄霑为《黄飞鸿二之男儿当自强》创作的主题曲《男儿当自强》,改编自古曲《将军令》,把一首老歌翻出花来写,谱出华语武侠电影中最强的正能量之音。

这首一经推出,大获成功,黄霑自己也说:“男儿当自强全国都在唱,香港唱,台湾唱,大陆也唱。非常好,我一定要多写这种歌。因为这种歌其实是旧的中国传统把它现代化。”

不过,这首歌也来之不易。由于古曲难填词,黄霑足足写了两个多月,从五百多个小节缩减到一百多个,才把《男儿当自强》的词填好。黄霑还请来全香港最贵的音乐家黄安源拉二胡(一小时要价是普通人的三倍),结果徐克听完,嫌人家二胡声不够低音,自己花一千多找了个合成器,随便填了一下就放进去。

这歌徐克当时只给了黄霑二十万块,黄霑讲义气,花了二十五万八千去做,结果徐克这么一搞,黄霑气得半死,又拗不过它,只好让他在电影里用了那个低音的版本——还好后面黄霑自己做唱片,把徐克的那个音去掉了。唱片沾了《黄飞鸿》的光大卖,黄霑拿了四十几万,要分给徐克,徐克一毛钱都不肯收。

就是这么个徐老怪,执拗也执拗得很,大气也大气得很,让黄霑又爱又恨。

07.《青蛇》


徐克拍《青蛇》时,为了安排一场青蛇与白蛇赤条条降落人间的戏,又给黄霑出了一个大难题——写出一首带有中国古典风味的佛教梵音。


这段曲子到底该是什么样,有着丰富经验的黄霑也丝毫没底。经过几番折腾,他终于写出了一首带有印巴地区的异域风味而又符合国人审美口味的插曲,就是辛晓琪演唱的这首《莫呼洛迦》。 银幕上,当青蛇跟着白蛇来到人间,看着歌舞中纵情享乐的人群,情不自禁地扭动起身躯时,这首《莫呼洛迦》随之出现,妖娆却不失时尚感的电音旋律配上银幕上张曼玉勾魂摄魄的妩媚眼神,丝丝入扣地勾勒出主人公神秘的气质。

标题中的莫呼洛迦,是佛教八部天龙中的而一位,其真身正是一条大蟒蛇,学识但凡浅一点,都无法完成这极有技术难度和知识门槛的活儿,黄霑作为文人的渊博学识,在这首《莫呼洛迦》中有着上佳的示范。和往常一样,黄霑还是一个人分别完成了这首《莫呼洛迦》的普通话和广东话两版歌词,为了保证最佳的效果,黄霑要在听完助手用正规的普通话念出歌词后再逐字修改。

08.《梁祝》

李碧华曾说这样一段话:“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象中之美丽。” 从前我不懂李碧华为什么要这么说,现在有些依稀明白了。红尘中的痴男怨女们很多都很羡慕梁祝,但又有多少人能够全身心地去爱一个人,并且也能被所爱的人全身心地爱着?又有多少人能够面对爱情不计较得失与受伤并且不会受伤?

《梁祝》的故事,千年来感动了无数人,既是徐克要拍梁祝,黄霑当然得来掺一脚。这首《梁祝》,凄美得很。也被人认为是黄霑最后一首有影响力的作品。

丨E.N.D丨

无需去追究徐克成就了黄霑,还是黄霑成就了徐克——这一对鬼才,相爱相杀多年,才成就了如此之多的经典电影与音乐。

2004年11月24日,因肺癌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在香港沙田仁安医院去世,享年63岁。

高山流水,弦断知音。黄霑去世后,徐克的作品,少了那些美轮美奂、大气磅礴的好音乐,似乎也不那么够味了。

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曾留下多么大气、绮丽到令人眩晕的作品。

扩展阅读:徐克百度百科黄霑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