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出生以后,和他爸商量如何才能他一个人养活全家,又有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思来想去,只有创业。于是我们两个假白领,双双辞职加入堂哥战队,开始了开头很美好,结局很凄惨,别人以为很装逼实际上特别苦逼的餐饮服务行业。

自认为,我脾气好,也是在不少服务型公司洗礼过,知道如何服务好客户,如何讨好她们,让他们死心塌地的成为我的忠实客户。今年我们辗转战场,来到了一处工地生活区,做起了农民工的生意,我觉得服务农民工是件好事,他们太辛苦,又不被社会看好,是应该好好被待见了。然而小卖部开起来之后,迎接了一批又一批的工人,也遇到了一帮又一帮缺德的人才~

最开始的时候,店里只有我一个人,还要带着不会走路到娃,面对的都是生面孔,这样特别容易被人钻空子。可是你越忙,娃越事儿多,我也顾不上许多,毕竟娃要紧,万一被人抱走了(当时真的有老头儿特别诡异每次都要强行抱他,被他抱了一次之后,娃儿就像疯了一样,看到他就主动要抱抱不给还发脾气)我会疯了。

有天店里只有三个人,我抱着娃,一位老熟人现在冰箱前拿东西,进来一位穿着花褂子的男人,黝黑的皮肤,敞开的衣衫,非常熟悉的背影,对刚才就是他,拿了两瓶啤酒没给钱,大摇大摆的走了,等我出去已经找不到人影了。他进门,拉开冰箱,拿两瓶啤酒,关门,大摇大摆的出门,动作一气呵成,非常娴熟,一点也不心虚。这次我有准备,放下孩子立马冲出去
喂,你钱忘给了。我冲门外的人群喊他,他碍于面子,回到店里跟我狡辩:我刚刚把硬币放在桌子上,你没有看见?
我的收银台是玻璃柜,硬币放上去声音特别大,我又没有耳背,我说我没看见,更没有听见放硬币的声音。
他继续狡辩:会不会被人拿走了你没看见?
刚刚就他和另外一个熟人,他是背对着收银台的,而且他就在我眼前,绝对没有嫌疑。我说,就你们俩,他没拿我知道。
他急了,开始掏钱,还不忘继续辩解。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付了款还不忘提醒我,钱放桌上,你收好了。恐怕是被人扣过屎盆子吧。

后来他没有再来,而他的女工友跑来跟我理论,你欺负人家干嘛?人家又不不是没给钱!

我好委屈,我欺负人家干嘛?明明他就是没给钱,不止一次,他心虚掏钱的时候就出卖了他。

除了明目张胆,还有死不认账的。有个下雨天,一位四十出头,挺着七个月的啤酒肚的男人,进门要了两包红双喜烟,我那时真的没啥防备心,直接递给他,没想到他拿着就走了,我正准备问他要钱,他头也不回的说,我晚上来给你,放心!
他确实每次都在晚上开买烟,但只要紫杉树。我做习惯了老好人,就随他了,还安慰自己,他应该不会赖账的。

过了三四天,他终于出现了,那天人特多,收银台被包围了,他在中间,要了两包紫杉树,我小心翼翼的问他,那天的两包红双喜还没给钱呢?他很淡定的仿佛没那回事:我什么时候买过红双喜?我从来都是抽紫杉树,你问问人家,他们都知道。
旁边的人都帮他说话,确实呀,他抽啥我们都知道的,你一定记错了。
我争论下去,只会又被人反咬一口。

老公说我太轻易相信人,于是写了个公告:小本生意,概不赊欠!主要是时刻提醒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后来我装了监控,以防万一。这种大额耍赖皮的次数几乎没有了,然而小赖皮防不胜防。有次,来了三个新人,不熟,买了一个打火机,两块钱的,转了一圈,其他的啥都没要,就跟我砍价:老板,一块钱吧。
我蒙圈,又遇到这种坎不死人不给钱的主儿,这种人第一次让步了,每次都恨不得坎到你亏本关门,我本能的说不行!他继续卖乖,我刚来,以后都来你家,你做生意,不都图下次吗?
套路都一样。有下次我会亏更多,实际上不会有下次。他见架势是坎不了,直接扔一块钱:我没带钱,就一块。然后麻溜麻溜的跑到不见人影儿~留我一个人和一群等待买单的的人,我能怎么办?我又走不开,我还能为了一块钱,放下店里的一切,追出去管他要回来?后来他在也没来了,也遇到类似”我没带钱”这样的借口,在我和老公的强力围堵下,拿出了一把零钱付款了。
我觉得他们都把我当傻子耍,而大多数我却没有半点反抗力。

后来遇到很多真的没带钱,假的没带钱的人,我一拒绝就被道德绑架:你做人也真是…..别的老板都给欠,从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做生意哪有你这样的……
我让你欠是情谊,不是本分。

为什么说苦逼?我认为带孩子已经够累了,白天整天紧张兮兮,半步不离,哄到半夜都不睡,夜里还要醒来无数次盖被子,喂奶,这一切都心甘情愿,他是我的小情人呀。可是总有那么几个人,半夜一两点,或者凌晨三四点来敲门,敲门不行敲窗户,扯着嗓子喊起来了我要买东西!我真的很想装死,可是你不起来,他们不是喊到娃吓醒,就是用脚踹门,所以半夜来”照顾”生意的人,我纵使千万个不愿意,也是第一时间起床,叫他们小声点,然而她们进门总会指责一句:还不起床!
偶尔出门上个厕所,回来被人指责:你跑哪里去了!
门口洗个衣服,被人说:店里没人,你开什么店!
我觉得这些话特别刺耳,特别想让人分分钟爆粗口,我是服务行业,但我不是无时无刻都必须服务任何人!我有我的倔强,对于那些觉得我赚了他的钱就得给他做牛做马的人,我都冷脸相对,有意见别来呀,啦啦啦啦~

在工人面前,心累才是致命的伤害。最开始的时候,经常有年纪较大的人,把我这里当做百宝箱,手机不会用了来问我,不会打车来找我帮忙,邮寄快递来找我,充话费来找我,泡面没水了找我,手机没电了找我,借东西也找我,甚至搬家,去车站,都来找我们。我们都觉得农民工不容易,特别年纪大的,很多时候不能适应互联网时代,身边也没个亲人,我索性能满足就满足,不少人为了感激我,充话费特意还特意给几块钱手续费,我再三推辞才收回去。为此我特意打了个广告牌:免费充话费。

在经历了以下事件之后,我觉得这不是服务,不是善良也不是乐于助人,这是自作多情。

1.凌晨四点,有人敲门要求充话费,我微信没有钱,他就嚷嚷:没钱你充什么话费!你就不能去银行存点!我停机没法用怎么办!这种话,在我没钱的时候听到了N次~有次我在吃饭,饭都快凉了,我很想扒几口吃完了在给他们充话费,不料对方催我:等会儿再吃不行吗!

我真的不欠你们的,我是觉得老人们不方便我给个方便,但你年轻人自己有微信有钱,为啥非得把我当机器使?

2.偶尔有下班太晚没吃饭,饿了等不及做饭,就习惯了多准备几瓶开水给他们泡面。有天用的人多,一滴不剩,来了三个小伙子,买完面找我要水,我说今天用完了自己烧水吧,他们当场火了:没有水我们怎么吃!你现在给我烧水!
我当时正值高峰,实在走不开他们发飙:我买你泡面吃不成,你不给想办法还得我自己烧水,我上哪儿烧水?(工地有开水炉和烧水间)我强忍着没说话,他们出门没过几分钟又回来,再次表明没水是我的责任,反正今晚你的想办法。我等客人都走了,出去给他们烧了一壶水,表面平静的打发了她们,内心有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想到我刚开始觉得要做好服务,烧好水,就很想打自己一巴掌: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嘛!

3.借用螺丝刀,老虎钳胶带甚至电瓶车汽车的天天有,真的是把我们当百宝箱,困难解决所,免费物品领用中心。老虎钳在借出去N次之后,再也没回来了。偏偏那时候监控出了问题,而借东西的人,再也没出现。家里的扫把大白天放在门口晒晒也丢了,食堂的椅子被人拿回家当自家家具了,找了一部分回来,却已残损大半,真的是什么不值钱拿什么,貌似对他们来说,只是借用而已,只是忘记还了而已。有天一老头儿搬家,要离开了,跑来借托板车。刚好我也要拉货,那老头儿就开始巴拉巴拉:买你那么多东西,借个东西怎么了,太小气了,没有你这样做人的,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算我…唉…

我能怎么办?都是因为你们的百宝箱总是被人翘啊啊啊~

后来老公说,最近老有人借打气筒我没有,不如买一个吧,给他们用。我看了看停在他们房檐下,印着“ofo”的小黄车,我说,还是别了。

4.和老公的食堂有关。一直以来我心疼农民工都比较累,吃的也多,给他们的饭菜份量都足够多,不够吃免费加饭。他们也非常自觉,一点也不浪费,我们相处的非常融洽。然而不久前,一群爱自己做饭的工人来了,打破了这个生态平衡。
那段时间大米用的飞快,算下来,人均饭量涨了一倍!有位四十岁的男人,总用电饭煲内胆偷偷的加饭,也有人突然一下子要吃三盒饭,一百双一次性筷子三分钟没有了,有的人老实交代,我自己炒菜,但怕煮饭……更可气的是,总在下水道,垃圾桶看到了没使用的筷子,整碗的白米饭~我觉得我更应该心疼它们!
当我们开始收费的时候,那些人一边骂着涨价可耻,一边说我只要一盒饭,吃不完浪费。

其实大多数农民工,真的如我所想的,非常辛苦,非常值得对他们好。而且他们也非常守规矩,懂得感恩,可为什么社会给农民工的卡片,就是素质差?因为各行各业,总有一粒老鼠屎,坏了整个行业的形像,就好像一个现代人指责原始人不穿衣服是没素质一样一样的,对他们来说,这很正常呀。

作者:张落落(来自豆瓣)